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0026章 血色婚礼(一)

    达隆·波顿公爵是北境恐怖堡的主人,今年七十六岁,从外表来看不过是个老态龙钟的糟老头子。    但所有在他面前以貌取人者,坟头草都有了三尺高,无论是在冰火世界还是现实世界。    他迟钝祥和的外表下是诡计多端、心肠毒辣的人格。    此刻他正坐在塔楼顶端的阔气房间里,欣赏自己的礼服。    礼服豪华奢侈,与他本人尖酸刻薄的气质格格不入。唯一相配的是,礼服上绣着密密麻麻的剥皮人图案。    这是让老达隆颇为自豪的一点。在现实中作为一个蜚声国际的“贸易”集团首领,残酷无情的行事风格是他的信条。收买、绑架、暗杀、胁迫、爆炸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到了冰火世界,很快疯狂迷恋上活剥人皮。    关于剥皮,国际上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人认为这是惨无人道的野蛮行为,也有人认为冰火世界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本来就是释放邪恶的地方,剥皮没什么大不了的。    达隆公爵从不关心别人说什么,至少没有人在他面前说什么。    此刻,他对自己的礼服很满意。    “史塔克公爵的人正在路上,傍晚时分就可以赶到。”下属向他禀报。    “噢,我的岳父来了,你们一定要好酒好菜地招待,到他不能再满意为止。要是他还能说出一句话来,我就请你们吃自己的凉拌人皮。”达隆一脸欣喜,用心交代着。    下属自然知道公爵话里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他向来言出必践,答应一声后便转身出去安排相关事宜。    达隆迫不及待去看自己的新娘,她被关在另一个房间。    之所以说“关”,是因为这个新娘来得不光彩,是绑架来的。    毕竟像达隆公爵这种又老又丑的人,想要娶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必须花很多钱。而达隆是个出了名的吝啬鬼,这样一来只能强抢了。    偏偏抢的还是宿敌罗根·史塔克公爵的女儿,有“临冬城的刺玫”之称的嘉丽·史塔克。    这是一朵未经采摘的花,人人垂涎,却都望而生畏,因为有要命的刺。    达隆偏不信这个邪。他认为,只要男人足够给力,玫瑰花有再多的刺也能一捋顺滑。    虽然他承认自己年龄老了,但作为男人的那部分激情却没有随之消退。毕竟老牛吃嫩草是富人圈永恒不变的主题。    此时嘉丽·史塔克的手脚被铁链紧紧锁着,丝毫无法动弹。达隆公爵曾经交代手下,这个女人会变小虫子飞走,你们务必保证这里的看守密不透风。    “有什么状况吗?”达隆公爵在门外询问守卫。    “报告公爵大人,一切正常,没有状况!”守卫声音十分洪亮。    实际上此刻他十分心虚,因为刚才确实发生了一件事,只不过被他摆平了。    摆平的事情,就没必要劳烦公爵大人知道了,不然以他多疑的性格,岂不是又生出许多麻烦事?    刚刚有个鬼鬼祟祟的外乡人摸到这里来,问他是谁,支支吾吾半天不说。于是守卫一剑把他杀了,然后把尸体拖到附近的储物间藏了起来。    人都死了,就不算事了。    达隆听了报告,满意地推门进去。他料定手下人不敢对他有所欺瞒,却没有想到“不敢”本身就会导致欺瞒。    嘉丽·史塔克坐在床边,冷冷地看着达隆。    “嘉丽小姐,这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何不开心点?”    “今晚我就要守寡,有什么开心的?”嘉丽反唇相讥。    她有一双冷冽的黑眸。    “你倒是说来听听,今晚谁会杀我?你的父亲吗?放心,一定给你机会为他送终。”达隆不以为然,“至于你,以后就要和这些锁链为伴了。行房的时候我会努力克服这些不方便的。”    说完这些,他大声笑着出去了。    “走了。”嘉丽轻声说。    窗帘动了一动,走出一个人来。正是迪奥。    在火烧盗贼之时,老农夫拉姆的马挣脱缰绳,逃过一劫。迪奥骑着它一路来到了恐怖堡。    恐怖堡规模不算大,以波顿公爵家族居住区为主。    堡中最多的陈设就是无处不在的剥皮人了。看那街边、墙上的一扇扇排骨,迪奥怀疑自己来到了一个烧烤城。    经过一番周折后,迪奥打听到了嘉丽的被关之处。为免于打草惊蛇,他在门前故意被守卫杀死。这样他就刷新在了门内。    看到他出现,嘉丽并不是很意外,像是料到他一定会来一样。    迪奥这才了解事情的经过。昨天在北境军队围剿野人的时候,现实中的冰火TV进行了全球直播,并对伊耿和迪奥给了镜头特写。    后来他们参与到嘉丽和瑟恩人的大战中,也被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看到。    于是在场的所有势力都知道了伊耿·坦格利安王子就在附近,而且他被嘉丽·史塔克劫持,往临冬城方向去了。    恐怖堡的达隆·波顿公爵得到这个情报后,派出一支得力的特工队伍前去追踪伊耿等人的踪迹。    在那个不知名的村庄,这些特工发现了他们的踪迹。等他们入睡后,向藏身的地下室吹入迷幻粉,使他们都丧失了意识和行动能力。    在劫持人质时,特工小队长判断迪奥应该是个没用的废物,便一剑结果了他,带着嘉丽和伊耿来到恐怖堡。    老达隆立即决定当晚就迎娶嘉丽·史塔克,并派人向罗根·史塔克公爵送去了请帖。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想要羞辱自己的老对手,二是引诱罗根公爵率军队进攻恐怖堡,他这边设好陷阱,以逸待劳,重创罗根。    “如果消灭了临冬城,恐怖堡会得到什么利益?”迪奥问嘉丽。    “恐怖堡在君临的支持者是以财政大臣派西·兰尼斯特为首的西境派,而首相克林特·史塔克无疑是临冬城的人。假如波顿消灭了史塔克,那么克林特首相的位置就会落入兰尼斯特手中。兰尼斯特的力量将会空前强大。”    “在现实世界,军工企业戴森集团会因为丢失了临冬城而股价大跌,资金流动与客户信心将受到严重影响。这样南美的圣菲勒集团也就是波顿家族就会趁机抢占它的市场。”    “那为什么兰尼斯特要支持波顿呢?”迪奥问。    “因为M国政府严禁戴森集团对S国进行军火贸易,而圣菲勒集团是S国最大的军火供应商。身为S国的支柱企业环球能源集团,也就是兰尼斯特,自然要和波顿公爵一个鼻孔出气。”    “那么伊耿呢?他在哪里?”伊耿要是知道迪奥最后才问起他的下落,一定气得鼻子冒烟。    “被杀了。”嘉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