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宁亩去哪了

    “宁亩对内世界鞠躬尽瘁,现在不见了,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她,别的问题可不可以改天再聊。”谷雨说。    “好吧好吧,那宁亩大人去哪了?”    谷雨思考了半天,说:“有可能是去了外世界。”    “外世界?”    谷雨说:“我把内世界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她,只有可能在外世界了?”    沉默片刻以后。    谷雨继续说:“天颖,我建议你去一趟月下斌绥城。”    “为什么去哪?”    “你们这么和钝族人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们两族的矛盾并非不可解,钝族人其实是恐惧伶族人,所以才要刷阴招,想灭你们全族。你去和钝族皇帝把话说明,握手言和吧!”    甘栾听完,说:“天颖,我感觉可行。”    谷雨继续说:“天颖怎么样,你如果想去,我就送你过去。”    天颖看了看白滕宇,说:“可以,但我要等几天再去。甘栾,钝族军队回月下城大概需要几天?”    “差不多四天。”    “那我就七天以后去,到时候辛苦谷雨大人来一趟。”    谷雨想了想天颖的心思,说:“让钝族人担惊受怕三天,也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了,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了。”    ……    七天后,钝族皇宫议事堂……    正值钝族朝会时间,朝堂上寂静无声,云条大帝的火上来了,抢过一旁侍者拿着的东西朝站在最前面的大臣身上砸,站着高高的台子上骂:“废物,讨伐失败看把你们一个个吓的。”    钝族军队从屿百八坡回去以后,把战败消息散布了出去,整个下淮骅区被恐怖的阴霾笼罩,钝族人生怕惹怒伶族人招致灭顶之灾。    云条大帝生性凶猛,最见不得下属畏手畏脚,软弱无能。    朝堂上依旧寂静无声,云条大帝走来走去,怒气冲冲的看着众人,继续说:“无能,怂包。要是朝堂上突然来了一个伶族人,你们一群废物是不是能被吓死。”    话音刚落,云条大帝身旁张开一面传送门,云条大帝伸手示意侍卫给他一把刀,刀拿在手里的云条大帝紧盯着传送门。    传送门里的人还没走出来,云条手里的短刀化做一摊尘土,天颖笑着在里面飞了出来。    云条大帝大量眼前的天颖,一头散发光晕的金白色长发,身体飘在半空,便猜的此人就是传言中的毁灭之神——韫天颖。    “你就是云条大帝吧!”    “你是韫天颖。”    天颖四下打量,故意问道:“对,云条大帝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云条大帝走到天颖身前,指了指台下的大臣们,说:“你看这群死气沉沉的人,天颖贤侄知道他们为什么死气沉沉吗?”    “天颖不知道,但是,云条大帝如果看他们不顺眼,我挥挥手就能把他们全部除掉。”    此话一出,台下的大臣们纷纷跪倒在地。    “这些大臣虽然愚笨,但也是我大御帝国的中流砥柱,天颖贤侄是想除掉他们,还是想除掉我们钝族呢?”    天颖心想:这云条大帝说话直来直去,看着也像是正人君子,不像那种背后捅刀子的人,和谈有戏。    “云条大帝想多了,我只不过是说了一句玩笑话。”    云条大帝大笑,然后一一介绍了身后坐在王座上的另外三位大帝。    “天颖贤侄突然来此有何贵干?”    “我来讲和。”    云条大帝一听,看了看身后另外三位大帝,说:“讲和,怎么个讲法?”    “你我两族的仇从今天开始一笔勾销,我们不会来招惹你,你也别去招惹我们。”    “同意,君子协定,击掌为证。”说完,云条大帝抬起胳膊,天颖迎了上去,一声响亮的击掌声打破寂静,台下的大臣高兴到窃窃私语。    钝族人对伶族人的恐惧始终都在,之前种种也都是想自保,现在伶族人主动来讲和,钝族人必然高兴。    既然云条大帝同意讲和,天颖也不想在月下城多待,转身走向传送门,一只脚刚踏进去    ,心中突然产生疑惑:自己被打回人形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为什么会传到月下城,而且,钝族人怎么会得到禁越山法宝,难道是……    天颖踏进传送门的腿伸了回来,回头问到:“严棠是不是在这里。”    云条大帝脸上挂着笑容,说:“啊,严棠啊!在这,那个破坏你我两族的小人已经被我惩治了。”    天颖神经紧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他在哪?”    云条大帝还在为讲和的事情高兴,也没注意到天颖的反应,笑着说:“就在殿外,无食无水,已经被我暴晒了整整两天了。”    天颖急忙朝殿外飞了过去,看见了广场上安放着一个黑铁牢笼,天颖飞快朝牢笼飞了过去,手一挥,牢笼立马碎成了粉末。    天颖落在严棠身边,扶起一息尚存的严棠,身后张开了一面传送门,天颖急忙抱着严棠飞了进去,回了屿百八坡。    “这是怎么回事啊?”    “甘栾去那些水来?”    天颖把严棠放在床上,谷雨急忙走了过来,说:“天颖先让开,我看看。”    谷雨把一根银针扎进严棠拇指与无名指中间,查看他的脉搏,又翻开眼皮,摇了摇头说:“估计也只有丽华才能救了。”    一听丽华的名字,虚弱的严棠用尽全身力气说:“我才不需要那个妖妇救。”    甘栾取水回来,喂严棠喝下,水还没咽下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严棠用虚弱的语气问:“韫天颖,你用族人的命换你苟活,可心安理得?”    “严棠,你在说什么?”白滕宇有点生气的说。    “难道不是你为了苟活,出卖了禁越山吗?”严棠说。    天颖解释道:“我的确不敌丽华,我也的确保不了禁越山周全,但我从来没有出卖你们,当时骗你是不想你去禁越山送死。严棠,我现在带你去禁越山,让丽华医治好你,别的话以后再说。”    “不要,我死也不需要那个老妖妇帮。”    天颖抱起反抗的严棠,还不等谷雨画出传送门,严棠又吐了一口鲜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