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八百七十一章 你知道什么?

    因为只要有她那位母亲在的时候,他的目光,从来都是在她身上,一点都不会离开,就那么一直望着她。    而那些时候,即便白琳琳就在身边,她也像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这件事情,也是白琳琳观察了不少时间才看出来的。    对于那些事情,白琳琳只是出于好奇才观察的。    但是不得不说,就从这一方面来说,她这位好母亲,真的是非常让人羡慕的。    有那样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大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又幸运的事情了。    除此之外,白琳琳就再没有过多在意那些事情了。    因为她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很多时候都在赵家和她一起的李慧身上,对于这位少见的到的父亲,白琳琳也没有过多的花心思。    一来,她这么大了才回到赵家,又不可能继承赵家位家主的置,二来,她也对于她那位父亲没有什么经济或者其他方面的所求,所以他她都是以平常心的面对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的心态去面对她那位亲生父亲的。    反倒是李慧,因为同为女人,又是母女,曾经又有过那么多纠葛,加上李慧自己主动靠近,白琳琳和她熟悉起来要快了许多。    所以对于他那位亲生父亲,白琳琳是真的知道的不多,也就是限于一天一两次短暂的见面里而已。    但是现在,冷阳却那样郑重其事的提醒白琳琳,让她不要太靠近她的亲生父亲。    虽然不明白冷阳到底为什么这样说,可是白琳琳却也不觉得冷阳会无的放矢,但是她还是很好奇有疑惑的。    明明她那位好父亲都不是太爱管赵家爱的事情的,人,那为什么冷阳还要那么说呢?    虽然不明白,可是不知道怎么了,白琳琳心里莫名就有些在意。    她目光紧紧的盯着冷阳,试图从他嘴里知道答案。    第一次,冷阳不敢去看白琳琳的目光,他躲开了白琳琳的疑惑。    白琳琳愣住了,好一会,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不愿意告诉我,为什么?是和我有关系吗?”    她无意识的揪住冷阳胸口的衣服,高定的丝质衬衫被白琳琳揪得起了乱糟糟的皱褶心疼也没有注意到,她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冷阳,“告诉我,对不对?”    然而冷阳依旧没有回答她,从白琳琳的角度,只能看到冷阳抬高的下巴绷紧,似乎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只是他的坚持,总是会败在她的执拗里面。    见白琳琳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仿佛要咬出血来,冷阳连忙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去揉了揉白琳琳的唇,才让她看起来没那么凄惨。    在看到白琳琳执拗的依旧望着自己的目光,冷阳顿了顿,才垂下眼眸,“琳琳,别问了。”    他不愿意欺骗她,却也不想把真相说出来。    她已经受过太多苦难,他不想让她再承受更多的痛苦    。    然而冷阳却也再明白白琳琳的性格不过,她温柔的时候,能够让最冷漠的人都没办法维持自己的冷漠,然而当她固执的时候,也没有办法让人轻易动摇。    冷阳从前爱死了白琳琳这种性格了,现在却觉得白琳琳这样的性格格外让他为难。    他本来不愿意说的,可是如果真的什么都不说,把一切都瞒着白琳琳,他又唯恐白琳琳对赵启,她的亲生父亲没有该有的戒备心里,最后再出现什么事情。    他对那位商场上人称“狐狸”的长辈,忌惮非常。    那是一个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让任何人都对他产生好感的男人。    那样温和的气质和性格宵夜太容易让人放下所有的戒备,全身心的信任对方。    死心了里,冷阳当然不愿意白琳琳再知道一些让她痛苦的事情。    可是他更不愿意白琳琳再次遇到可怕的来自她身边的危险。    这种矛盾之下,冷阳才会说漏了嘴。    甚至直到现在,它都没想好自己到底该不该把事情告诉白琳琳,让她有所防备。    可是看着白琳琳那样心惊胆战的样子,他又不愿意让白琳琳继续问下去了。    但是他想要停止,白似有所悟的琳琳却想要追根究底了。    只是听着冷阳压抑又带着安抚的声音,白琳琳心里莫名的又是一颤,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从心底里蔓延,像是恐慌,又像是痛苦,白琳琳无法形容,只是揪着冷阳的衣服的力道不自觉的更加重了。    “告诉我,到底,你瞒着我的,和我有关的,是什么?”白琳琳瞪大了眼睛望着冷阳,然而冷阳却在说完了那句话之后,再度恢复了之前不看她的模样,也仿佛感觉不到她将他的衣服揪得乱七八糟的。    但是对于冷阳来说,这也确实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    冷阳的守口如瓶让白琳琳愈发慌张了。    她揪着冷阳的衣服,开始不断摇晃起来。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    白琳琳不断呢喃着,到后来,语气变得越来越低沉,最后声音低到已经卡慕哎吆听不到了。    明明什么都还不清楚,可是就仿佛有所感觉一般,白琳琳就是觉得,那件冷阳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告诉自己的事情和她相关。    不知不觉的,她脸上就染上了水迹,湿漉漉的一片,她仿佛也浑然不觉。    揪着冷阳胸口衣服的手的力道也越来越小,最后她似乎终于承受不住了一般,扑在冷阳胸膛,将整张脸埋在他胸口,一手打着冷阳的胸膛,“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胸口那块被泪水浸染透了的肌肤带着冰凉凉的感觉,并不怎么舒适,还有些黏糊糊的。    而白琳琳那点对于冷阳来说微不足道的力道,他也并不在乎。    他能够感觉到白琳琳的痛苦,还有那声声质问,都让他心里发疼。    胸口那片冰凉甚至在不断的扩大,冷阳也没有说话。    只是目光沉沉的,带着冷意,不知道向着什么人,然而他手上动作却轻柔无比,一手慢慢落在白琳琳的头上,轻轻的,温柔的安抚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