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69、何惧轻狂年少(三)

    张小北心下寻思:这又是谁在找我的麻烦呢?是叶家还是韩家呢?还真是像苍蝇一样,非常的烦人呢!这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    张小北右手虚张,只见一个黑魆魆的巨大手掌在虚空中出现,朝楼顶上虚虚地一抓,三个虚化的灰色影子就呗拘禁在黑魆魆的巨大手掌之中。    巨大手掌瞬间就来到了张小北的眼前,与小北的手掌重合,变成正常大小,但,三个虚幻的灰色影子却还在手掌中挣扎。    一段怪异的声音从小北的口中发出,这是灵魂语言,就是问他们是谁派过来?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问,张小北就知道是谁了,但是,习惯使然,还是忍不住要顺便问一下。    但这些杀手都是外籍职业杀手,还是又一些职业道德的,所以,即使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的。    张小北空着的手食指和拇指一撮,一个好似虚幻的蓝莹莹的火苗出现在食指指尖。    食指一晃动,火苗瞬间一分为三,分别向三个有些虚幻的灵魂飞去。只见那三个灵魂见到火苗,吓得发出刺耳的声音,但,然并卵,火苗瞬间就点燃了他们的脚,燃烧起来。    张小北松了手,三个燃烧的灵魂瞬间就废除老远,向着对面的楼顶飞去。    等分别钻进自己的身体里后,身体也开始燃烧起来。不到5分钟,三人连一点灰渣都没有留下来,彻底的消失于天地间,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张小北神识一动,拇指空间中就静静地躺着三把狙击枪。上次得到一把狙击枪,在飞机上陷害一人渣了,这次又有了三把,小北还是非常高兴的。    身形一晃,已经进到了酒店的自己的房间之中。坐在床边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    曾志伟?玄武市一个夜总会的老板?我都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派人杀我呢?而且,还是一派就是三个杀手!    嗯,报仇不过夜,还是今晚就解决这个麻烦吧。轻轻地打开窗子,张小北就从九楼跳了下去。但身体刚一出窗,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曾志伟是一个黑胖子,矮矮的,总是一脸和气的模样,但实际上,也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主。    他明面上是一家名为 ‘第八公馆’夜总会的老板,实际上还是一个捐客,一个中间人,专门介绍杀手的中间人。    当然,只有圈内人介绍,曾志伟才接单,不然,他是不会承认的。    这不,叶东升辗转托人,终于委托张默牵线,才最终联系上曾志伟的。    叶东升花了三千万美元雇佣三个国际杀手,保证万无一失。当然,这佣金大部分装到了曾志伟的腰包,毕竟刺杀一个毫无防备的大学生,还用三把狙击枪,真心不要太容易。    所以,杀手的质量以及要价都不高。这一单生意,曾志伟非常高兴,毕竟是两千多万美金的进账,能不够行吗?    可是,都以为是小菜一碟的事情,最后却阴沟里翻船了。    曾志伟就睡着夜总会里的办公室里,当然,办公室里面一应设施都齐全,曾志伟的老婆和孩子都在美利坚呢。    在睡梦中的曾志伟是被疼醒的。感觉自己的脚底板被火烧着了。而他的感觉是对的。    张小北在见到的他的时候,已经确定就是这家伙固的人,同时也得到他雇人杀自己的原因,原来是叶东升,叶嘉海的爷爷要报仇。    呵呵,都没有证据是我杀的人,就雇人来杀我?比我还嚣张!这是张小北的心里话    。    那就都去死吧!    曾志伟疼的在床上打滚,但是,无论他哭喊的声音有多大,声音就是传不出屋子。    几分钟后,天地重归清净,哪里还有曾志伟的一丝影子?    坐在办公桌边,打开电脑,按照曾志伟的脑中记忆,一阵手指翻飞,曾志伟这些年的财富共有五亿七千万美元化作数千个账单飞向新加波的国立银行的户头里,在户头里哈没有停留一秒,又化作数万个账单通过电缆,飞向了瓦图努努。    而此时,新加波国立银行的那些户头在在钱移走后,自动消失。同样,数万个瓦图努努国家银行的户头在这些钱又飞向摩纳哥公国的皇家银行的一个VIP账户的时候,又都消失了,抹去了一切痕迹。    办完这些仅仅花去几秒钟的样子。一朵蓝色的火焰跳跃在指尖,瞬间就把电脑烧着,一会儿后,张小北消失在夜总会的办公室里。当然,保险柜里面的金银细软也得是小北的囊中之物。    玄武市的西山别墅区,一幢独栋别墅里,叶东升正坐卧不安地等待着曾志伟的电话,理论上,现在事情十有七八完成了,但为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好消息传来呢?    叶东升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而客厅的沙发上却坐着一个年轻人,一副淡定的模样。    “爷爷,不要着急,对付一个学生而已,而且,还用了三个枪手,那还不是‘三个手指捏田螺——手到擒来’,万无一失的事情!放心吧,爷爷。一会儿肯定就又好消息传来。”    本来张小北根本不知道叶东升的住址,而且,玄武市那麽大,也是很难找的。    张小北都打算放弃了,等以后慢慢大厅叶东升的地址,到时候,要他好看,不曾想,着爷孙俩正在谈论张小北的事情,正好小北的神识扫过。    还真是应了一句古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到年轻人的话,叶东升慢慢地坐下来,恨恨地说道:“我就是想早一点儿要了杀害我孙子的人的命!”    “不是没有证据证明是那个张小北干的吗?他一个外地来的大学生,听说还是孤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能量?我们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爷爷干嘛和他过不去呢?”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说道。    “我们这样子的人家,什么时候要证据过?仅仅是怀疑就够了。要是怪,只能怪他的家世不够显赫!只能任人宰割了。”    “爷爷,这样一来,会不会使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张小北要杀,真正的凶手我们当然也得找,这并不矛盾!”    “爷爷,来喝杯茶吧。”年轻人端起一杯茶递给叶东升。    叶东升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候,一阵‘啪啪啪’的鼓掌声,以及客厅中凭空出现的一个身影。    两人吓了一跳,一看,原来是一个俊美少年郎。    年轻人厉声高叫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半夜三更地私闯民宅?”说着,居然已经手握一把手枪。    张小北心下不由的摇一摇头:“我们国家不是禁枪吗?怎么,是人都有枪似的?”    张小北对年轻人的问话好似没有听见,转头朝叶东升:“你就是叶东升?”    “老夫就是。你是何人?半夜三更的,有什么事情吗?”叶东升刚开始被张小北的突然出现,是吓了一跳的。但看到自己的孙子手握手枪对着张小北,心里已经镇定下来,此时,显得到有些从容    不迫、气定神闲了。    “我是何人?”张小北笑了起来:“我就是你雇人要杀的人啊!”    “张小北?!你怎么可能在这里?你不是在山海关来吗?”    “对我的行程还蛮了解的嘛!我当然在山海关,理论上,我正在山海关的酒店了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呢。”张小北笑眯眯的说道。    张小北大大咧咧地继续说道:“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然是因为你要杀我,我来看看要杀我的人长什么模样啦。”    叶东升震惊地问道:“我是说,你不是在山海关嘛?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对于你们不可能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就好像我不能理解你们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草菅人命,而对于你来说,那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就像渴了要喝水,困了要睡觉一样自然。”    “你为什么要杀我的孙儿叶嘉海?!”叶东升厉声问道。    “你有没有搞错!?是你的孙子先派了8个人去杀我的。好吗?你现在却质问我为甚么杀叶嘉海!”    “你是说是死在未名巷的那8个人?”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张小北没好气的说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个道理你这么大年纪了,不会不懂吧?”    张小北接着说:“所以,奉劝你,不要拿人命不当回事,说不定哪天遇到了一个硬汉,你就会阴沟里翻船,我就是一个例子。”    “你为啥要杀叶嘉海呢?是那8个人要杀你,而你已经杀了那八个人了,还不够吗?”叶东升恶狠狠地问道。    “笑话,你这是什么逻辑?那8个人为啥要杀我?还不是你的孙子叶嘉海的命令呀!有人要杀我,我当然要杀回去了?难道我还要留着他的一条命吗?”张小北理所当然地说道:“就像你,雇人杀我,我当然也要把你杀掉了,难道我只把杀手杀了,就完了吗?你才是根源呢,好吧?”    就在这时,张小北的身后响起了“砰!”“砰!”“砰!”三声枪声,就听那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叫嚣道:“你给我去死吧!”一脸的狰狞,手中的枪口还冒着烟呢!    张小北转过身,笑眯眯地说道:“呵呵,只顾着和老家伙说话,却把一个小家伙忘了。”    说吧,小北又有些惋惜地说道:“我刚刚才说,杀人者,人恒杀之。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就是听不进良言呢!这不,话音刚落,就开枪杀人。幸亏今天是我,要是其他人,已经是死翘翘了吧?不过,我很喜欢你的杀伐果断,我也是这样子的人。”    说完,指尖一缕蓝莹莹的火苗出现,并瞬间就飞到了年轻人的身上,就听张小北洋洋得意的说道:“你看,杀人,往往就这么简单!”    就见那个年轻人满地翻滚,看样子哭喊的很厉害,也很痛苦的样子,可是,站在旁边的叶东升就是听不到一丝声音。    吓得叶东升两腿打颤,这是什么妖术?只一会儿,年轻人连一点儿渣都没有剩下。    张小北转过头朝叶东升说道:“好了,现在,轮到你了。其实,你的仇人应该是韩家才是。是韩恩俊叫你的孙子叶嘉海杀我的,所以,你应当找韩佳人报仇,可是,你却偏偏选择我,可能你以为我是一个软柿子吧?”    说吧,叶东升还没有来得及讨饶,就被火苗所包围。    “嗯,还是又不少好东西的嘛,哟,唐伯虎的仕女图,吴道子的仕女图,还是一个喜欢仕女的老家伙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