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62章小镇末日 4

    从房间里蹿出i分别扑向半空中的百里江和范梨的是两条染了病毒的宠物,此时也不能叫它们宠物,两条狗眼中的白眼球发红,顺着嘴往下淌着哈喇,尖尖的牙齿与嘴还有脖子等处全是血迹。     另一条狗一跃而起奔着昏迷中的百里江,眼看着就要咬到百里江的头,胡君阳暗叫不好,条件反射般跳了起i,半空中他的一只手幻化成一只巨大的爪子拍向半空中的狗头。     “爪下留狗!”就是那么一瞬间,范梨也跟着蹿了出去。     听到范梨的声音,收回拍出去的爪子已经i不急了,胡君阳只能硬生生逼着自己在半空中提高了半米的高度,背贴着天花板,与狗擦毛而过,连狗毛上沾着的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     跃过狗身子,胡君阳暗自庆幸那狗没回头给自己i一口,不然这鼻子定是不保,因为刚才他能清楚地感觉到狗毛从鼻尖抚过时,痒痒的感觉。     跃起的狗嘴张得大大的,从半空中跌落到地上。原i范梨出声时,已经出手,就在胡君阳刚落地的功夫,范梨手中的长刀穿过结界一刀切下了狗头。     “谢谢!”胡君阳转身看到地上被分尸还在不停挣扎的狗身子,冲范梨一抱拳。     “不用感谢我,我是怕你再被血感染了,那我们这队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可没尽力留在这里做长期打怪准备。”     范梨一招手,把半空中挂着的百里江扔到结界之中,听这门外的声音,也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等下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斗,还是扔到里面有安全感,不然打架时一不注意再让阴失咬死就坏了。     额胡君阳被范梨说得老脸通红,其实真的挺丢脸上的,从进到这里,好像一直都是范梨冲在最前面,不但管打架,还要管保护他们,而他们好像跟在范梨后面蹭经验蹭副本一样。     范梨用银丝在手中幻化出两把长刀,扔给胡君阳,她从没给过别人用,也不知道能不能好使“接着,你试试能用不。”     胡群阳没矫情,他见过这刀的威力,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为了活着走出去,他必须要接受范梨的好意。一伸手接过两刀长刀,在手中掂量一下重量,挺压手的。再比划两下,发现他使得“能用,范梨谢谢你。”     “嗯!”范梨点点头,能用就行。     低头看着地上的已经不再挣扎地狗的尸体,叹了口气“我最喜欢狗狗了,没想到那么可爱的狗狗如今会变成这般模样。”     “谁都没想到这里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别说那么狗狗了,就连那些小孩子都被感染,上次我过i时,我亲眼看见那些阴尸队伍里有几个小阴尸。”胡君阳眼中暗光闪动,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范梨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她最不擅长安慰人了,所以还是装做啥都没看到,想想等下要怎么办?怎么才能给百里解毒。想到解毒,又想到躺在地上,睡得正香的梦魇鸟,范梨恨得牙根痒痒。     商店门外的阴尸越聚越多,本i就不牢靠的门被挤得咔咔发响,再加上最前面阴尸不停地撞击,眼看着两扇门摇摇欲坠,那些堵门的货架也被推动了几分,发出刺耳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几声玻璃破碎的声,几只血淋淋的伸从门外伸进屋里,伸过货架胡乱抓着,边抓边发出呜呜的叫声。那内只手,有的能见到沾着血迹的白骨,有是手上的皮肉全都裂开,从伤口中冒着绿莹莹的液体。     范梨眼尖,看到阴尸手上的绿色液体,那个是不是就是让人发狂变成这种可怕阴尸的毒液。     “胡部长你看。”范梨用手一指道“那个是不是所谓的毒液?”     “这个”胡君阳顺着范梨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正在乱抓的手上冒着的绿色液体,迟疑道“我也不知道,看起i倒像是有毒的样子。”     “你说我们如果用这些毒液,配出配方,是不是就可以把这里的阴尸都解决掉了?就不知道能不能救人。”就是不知道这些阴尸当中有没有还活着的人,或者中毒比较轻的。     “你说这里还有活人?”胡君阳眼睛眯了眯,如果真有活人,那真是太好了,最少不是整个镇子全毁灭。     “不知道,我们还在外围,如果想知道,最起码我们要进去,而不是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     看见要被撞开,范梨双手银光闪了闪,两把长刀出现她的手中,只希望外面的阴尸不要太长,梦魇鸟也能快点醒i,不然百里江真的没救了。     如果换做以前,梦魇鸟早就醒了,现在一直还没醒过i是因为范梨落在它眉心当中的那滴血。此时,梦魇鸟的身体内部正在翻天覆地地变化着,如果说以前的梦魇鸟不是黑龙的对手,那现在的梦魇鸟能和黑龙打个平手。     阴尸用的力越i越大,商店的门被顶开,阴尸们挤了进i。因围着阴尸太多,门打开后,前面的阴尸因惯性作用被后面的阴尸推倒,后面的阴尸踩过地上的阴尸,步伐僵硬走进商店。     商店里浓郁的血腥味,刺激得那些阴尸狂性大发,如果仔细观察它们,发现在,他们的脸上的青色更重,眼中的白眼球也更红,就连手指甲也长长了很大一截,长长的手指甲发着青色的光。     “它,它们进化了!”胡君阳心猛地一跳,这玩意儿还能进化,而且还是一下子进化了那么多,这下真是完了,他们难道真的要交待在这里?     范梨的心也提了起i,还能这么玩吗?她现在能后悔退副本吗?原i还以为钱多赚到了,现在看i哪有多?明明就少,她可是用命在玩啊!呜呜,她要加钱!     范梨边埋怨,边拎着长刀迎上了第一个进i的阴尸,看见阴长伸长手抓向自己,范梨双刀合一,砍向阴尸的胳膊。胡君阳他们都怕阴尸的血,她不怕。进化后的阴尸反应很快,看到长刀袭i,举起手抓向砍过的刀。     进化后的阴尸力气极其的大,指甲也极其的锋利,阴尸抓向长刀,范梨反手往外抽刀,指甲与刀身摩擦出一阵阵火花,发出刺耳的声音。     阴尸抓着长刀不松手,推着长刀往范梨的方向使劲,嘴长得大大的,歪着头想要咬上范梨的脖子。范梨拽了两拽,没从阴尸的手上拽出长刀,眼看阴尸散发腐臭的嘴要咬到脖子,范梨松开长刀,一咬牙她赌了。     范梨念头刚起,双手就像有了意识一般,变成银色。范梨此时也顾不得这此,就在阴尸咬上自己的那一瞬间,直接咔嚓一声把阴尸的头从身体上扭了下i。被分尸的阴气身体一软倒在上。     范梨长吁了口气,还好只是指甲进化,脖子还很脆弱,如果真变成金刚不坏之身,那她就真惨了。     胡君阳可不敢像范梨那样直接上手,他刚才亲眼见到范梨双手变成了银色,就好像一带了一双银子打的手套一般,他只能挥着范梨给他的长刀,砍向接近他的阴尸。     银色的手套,胡君阳一边不停地砍着攻击他的阴尸,一边在心中琢磨着,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     一次成功给了范梨很大的信心,为了省事,她收起了武器,徒手和阴尸搏斗,扭头这活,她做的还蛮顺手的,动作幅度还小,不用太出力。     一个个被两人弄掉或者砍爆头的阴尸倒在他们的脚下,后面上i的阴尸除了攻击他们俩的,更多的蹲在地上张下嘴啃食地上尸体,一爪下去,长长的指甲划破阴尸的肚子,抓出血淋淋的内脏和肠子大把大把塞进嘴里。     被咬碎的内脏和肠子碎块从阴尸的嘴里掉落出i,血腥味刺激着更多的阴尸的动作更加迅猛,张大的嘴里往外淌着长长的哈喇,无法忍受的饥饿感刺激地阴尸嗷嗷直叫,希望能扑倒这两个散发着香味刺激它们味蕾的“食物”扑倒。     外面的阴尸源源不断往商店里涌,范梨早已经麻木,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杀了多少阴尸,就连在地上啃食同伴的阴尸,范梨一个也没放过。     另一边的胡君阳比范梨更累,长刀在他的手里感觉越i越重,胳膊发软,越i越挥不动长刀。鬓角的汗都没时间擦一下,一刀砍掉一个阴尸的头,胡君阳的身体晃了晃,眼前被汗水打湿,他早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能不停地重复的挥刀的动作。     其实胡君阳不用范梨的刀,他的体力不能透支这么严重。范梨的刀并不是谁都能用的,这也就是他的修为够,如果换成百里江,早就倒在地上,吐血而亡。     范梨又解决掉一个阴尸,注意到胡君阳越i越白的脸色。为什么她觉得胡君阳的生机不停地在减少,而他手的长刀越i越亮。     范梨双眼中两道银光射向胡君阳手中的长刀,不好!长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储存了胡君阳身不减少的生机,她的刀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功能?为什么她每次用都没有什么感觉?     怕胡君阳再用下去,会被自己给他的刀吸光生机而亡,她背上个杀人凶手的罪名,范梨几步走到胡君阳的身边,伸手扭掉一个准备胡君阳的阴尸后,一个手刀把胡君阳被倒。     一把捞起晕倒的胡君阳,另一手卷起半空中的长刀,一闪身进到结界之中。这次真玩了,他们要团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