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章 弃守反攻

    大殿之上,百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对郎中令与宗正卿言论,各有赞同或反对。    秦皇皱眉,这国家战事,到底是该战该守?亦或者该和?    当代秦皇太守成了,他秉承先帝的遗志,只为让百姓安居乐业,不愿战火弥漫,百姓流离失所。他一生功绩平凡,以守为主,以和为贵,犹豫不决的性格,使其无法鼓起勇气,彻底开战。    昨夜,国师现世,将星象所指的天机告诉了他,荧惑守心,意义非凡,与郎中令所言相差无几。    如果他要战,便是当代暴君,北燕与武都不过是个引子,可他要是接了这道引,那便是彻底将战火导入极端,无数百姓将会受到战火的摧残。    所以他现在是守,三处边境,派大军协助,只为守城,但这几日不断传来的一份份军报告诉他,守,是守不了多久的,终于一刻,敌军将杀入大秦腹地。    秦皇现在还清晰的记得昨夜国师对他说的话;    “乱世将至,在如今动荡的天下大势前,守成便是有罪,无功便是有过。”    秦皇闭上了眼,不再理会朝堂下的言论。    “朕,不能做大秦罪人,不能辱了历代先皇的尊严,朕是大秦之皇,朕不会有错。”    秦皇在心里终于做下了决定,旋即双目一睁,冷声开口道:“传令下去,弃守反攻。”    百官皆惊,三公相互对视一眼,各自眼中皆是诧异之色。    当代秦皇,终于能下定决心了。    ……    天机塔阁楼上,国师与钦天监正同站阁楼边缘,目光看向北方。    “老师,您为何不亲自带兵?以您的实力,应该足以挽回这场危机。”钦天监正疑惑的问道。    司徒焱淼摇摇头,语气平淡道:“文授啊!这么多年夜观星象,也没有让将你眼界放的更广吗?”    “文授不解,还请老师释惑。”    “武都,只在对峙却不急攻,北燕只有一个小女子为其军师,女帝仍在她的天下高枕无忧,冷视战局。    东海的那群神棍,甚至连来都没来,龟缩在那弹丸之地,整日都在宣扬教义,但你以为他们真是爱好和平吗?    不过是谁都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还不到最终一战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一刻的到来,看看谁才是鱼肉罢了。    如果他们还没动作,我却先出手了,那么真正的战火会立刻引燃,兵对兵将对将的情况下,我一人又能斩的了多少?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大秦将成众矢之的。”    “可是,如此一来,目前的这场战役势必会无限延期,战火燃烧数年,帝国内也将民怨四起,陛下他……他的身体已经……”    司徒焱淼微微一叹,身影却已经消失,唯有一道神识,传入文授的耳里;    “秦皇可以亡,但大秦不能败。”    文授身子一颤,眼中露出震惊,良久,他才深深一叹。    ……    明微起的很早,一起来就开始擦拭屋内所有东西,归纳整理杂物,韩林本想告诉她不用弄这些,但看见她手掌上厚厚的老茧时,又住了嘴。    等到了中午,这间小院已经的环境焕然一新,连墙角上几坨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鸟屎,也被打扫的一干二净。    “明微,来,休息一下,顺便给你个东西。”韩林招呼道。    “好,少爷你等我下。”明微放下有她一半高,装着污水的水桶,然后擦了下手,走向院子里的韩林。    刚走过去,就见韩林从怀里拿出了三本薄薄的蓝皮封线书,明微一愣,茫然的接下后,将三本书一一翻看。    “这是……这是给我的?”明微接过韩林递给她的手写书,识字儿的她自然知道这些就是功法秘籍。    韩林点点头,笑着道:“你看看你,接都接了才问,口是心非。”    明微俏脸一红,羞愧不已。    看着明微的不好意思的模样,韩林摸了摸她的头,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太瘦小了,看起来跟个十二岁的女娃子一样。    在这正午的阳光下,韩林才发现她皮肤有些黝黑,脸上还有几粒雀斑,在发丝下若隐若现,昨天买的胭脂她没有,韩林估计她应该不会用,以后得学才行。    看了眼天时,想到这明微怕是早就饿了,韩林连忙说道:“你去打饭吧!不过不用给我带,我现在基本三四天才吃一次东西。”    “那少爷不饿吗?三四天不吃东西,明微早都饿死了。”明微抬着脑袋,诧异道。    “当然不用,等你成为武者你就知道了,体内真气灌盈全身,不似普通人一般,一天要饿好几次。”    “哇!”    明微满脸羡慕,笑着道:“那真是太好了,以后我就不用天天做饭了。”    说完这句,她看了眼韩林,神情一滞,连忙补充道:“但是少爷说要吃,我就做好吃的,而且少爷你的字儿太丑了。”    “哈哈哈……”    院子里,传来韩林的大笑声,吸引不少学子经过院子时,往里头看了几眼。    “咦!”    院子外传来一声惊疑,韩林一看,却是碧浮云副院以及魏军站在院外,刚刚发声之人,就是魏军。    “副院长。”韩林走过去行了一礼,然后古怪的看了一眼魏军,问道:“你不是要参加大比吗?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这都正午了,早比完了,你现在才问。”    魏军嘲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修炼到了关键才没去看我参赛,结果过来一看,居然是金屋藏娇啊!    好小子,这么小的丫头片子,你也下的了手,魏某佩服,佩服!”    韩林脸一黑,白了一眼魏军后,看向碧浮云,问道:“副院长来此,是因为昨天我比试失利吗?”    碧浮云摇摇头,这个快六十岁却有二十岁面貌的女人轻声开口道:“那不怪你,石昊本就强悍,你不是对手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我特意来将天苍学院的凝罡境修炼心法交与你,毕竟你进学院的目的就是这个。”    韩林一喜,却似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说道:“副院长,可否将后天境的修炼心法一并给我,未来韩林必将报答副院长的恩情。”